您现在的位置: > 新闻动态 >

新疆呼图壁天山康家石门子岩画上发现“七仙女”

时间:2017-08-06  来源:未知  作者:上海来迪户外广告  点击量:

央广网昌吉8月5日消息(记者雅萍)瓜子脸、樱桃嘴、肥臀细腰、两腿修长……在“天山康家石门子岩画与西王母起源”实地考核与学术研讨运动中,整幅岩画中最为显眼位置的七位女性人物吸引了大家的注意,完全吻合现代人对女性的审美,随行的考古专家开玩笑说,“说不好这就是最初‘七仙女’的画像呢”。

康家石门子岩画最早的七位一体女神

记者在现场看到,除了完全相符现代人对女性审美的长相之外,七位女性的肢体动作也是非常有特点,只见她们双臂平伸、右手上举、左手下垂、五指张开、亭亭玉立,头上戴胜姿态优美活泼,栩栩如生,而且布局讲究,画面整洁疏朗。

中国社科院考古所新疆考古中心主任巫新华介绍岩画研究的最新进展

岩画上区中七个庄严高大的女神(似还有早期数字“7”崇拜与古代天文天象观念在内),其手势表现的则是草原游牧文化背景人群共有的上下摆手的舞蹈姿态。而那唯一一组上下两排小人“肩并肩”跳舞的写实形态,则生动记载了原始歌舞中表现游牧文化模拟骑马行进姿态的曼妙。仔细审阅,我们发现这组图像的表现形式并不像表面看来那么随便自在,而是以规范化的人体舞蹈形式寓意着人们更深层次的神诉求??以写实的群体舞蹈形态表现了青铜时代天山草原地区庄严的巫术仪式。

康家石门子岩画双马图像

再看岩画上非常凸显的对马图也别具深意,只见两个对马都是头脚相对。而在四川省凉山彝族自治州盐源县发现的青铜枝形器的顶部也是一对头部相对的双兽,其身体上的折线三角形平行纹饰与康家石门子岩画中大型动物的身材纹饰非常相似。

西昌考古所所长、博物馆馆长唐亮接收记者采访

西昌考古所所长、博物馆馆长唐亮指出,盐源青铜枝形器因有骑于兽身之上腰部带有刀的骑手人物形象,因此能够明白判断青铜枝形器中的对兽为对马,这又与康家石门子岩画上区七位女神之间的两处对马图像做出了完美照应,而且枝形器上的人的手势与康家石门子岩画中的人的手势,也有着惊人的相似。

盐源青铜枝形器6A型C:658

与枝形器形态类似的,又同样发现于西南地域的汉代的摇钱树跟它总体形态比较亲近,而这些摇钱树有非常明确的西王母形象。青铜摇钱树树枝(整树亦如斯)与盐源青铜枝形器存在许多一致性特点:1、都是树形器;2、无论树形仍是树枝对称布局;3、主要人物(女神)居中;4、存在与主要人物对应的对兽形象;5、日轮变换为相似铜钱的图案,但是圆形铜钱边沿残留有表现太阳的光辉线条;6、同为古人思维、精力层面的具象浮现。

成都青白江区摇钱树树枝

专家指出,既然汉代的摇钱树上的西王母是肯定的话,可以向前推断到枝行器上的人物和双马形象,再寻根溯源将西王母的形象追溯到天山康家石门子岩画上来。而盐源青铜枝形器则是中国西南地区汉魏时期盛行一时的西王母主题青铜摇钱树起源,天山康家石门子岩画女神崇拜文化是这一文化交换现象的源头。因而,天山康家石门子岩画有可能是中国西王母文化的起源地。

再来看看《山海经》中首次对于西王母形象的描写:“玉山,是西王母所居也。西王母其状如人,豹尾、虎齿而善啸,蓬发戴胜,是司天之厉及五残。”“西王母梯几而戴胜。其南有三青鸟,为西王母取食。在昆仑墟北。”“西海之南,流沙之滨,赤水之后,黑水之前,有大山,名曰昆仑之丘。有神人面、虎身,有文有尾,皆白,处之。其下有弱水之渊环之;其外有炎火之山,投物辄燃。有人,戴胜,虎齿,豹尾,穴处,名曰西王母。此山万物尽有。”在这里,皆以西王母为主神。

周穆王见西王母汉画像石山东嘉祥出土(资料图)

周穆王西游访西王母于昆仑,这是西王母信仰发展中的一件大事。《穆天子传》这样记录,“吉日甲子。天子宾于西王母〔西王母如人,虎齿,蓬发戴胜,善啸。《纪年》“穆王十七年西征,至昆仑丘,见西王母。其年来见,宾于昭宫”〕。乃执白圭玄璧,以见西王母〔执贽者,致敬也〕好献锦组百纯,□组三百纯〔纯,匹端名也。《周礼》曰“纯帛不外五两”。组,缓属。音祖〕西王母再拜受之。”

康家石门子岩画所在处山崖。

马来西亚学者王琛发对于西王母信仰向海外的流传颇有研究

康家石门子岩画是凿刻在呼图壁县西南部海拔1570米的山区,此地山势陡峻,凿刻有岩画的山体高达200米,峭壁如削。在古人的观点中,这种巍峨险峻的山体常被视作“宇宙中心、世界中心”,其典型特色往往就是一座深谷、一棵大树或一根立柱,这里不仅是神仙聚居之处,也是诸神通往天堂之处,是最神圣的所在。 也就是说,康家石门子岩画所在的山体被远古时代的人们视作神圣的宇宙中心,人们在这里向女神忠诚祷告,企求她的恩给以福佑。

期待早日揭开岩画中远古时代女神的神秘面纱。

在随后召开的新疆呼图壁“天山康家石门子岩画与西王母来源”学术研讨会上,二十多位海内外专家提出了各自的观点,大家广泛以为:西王母作为在那个时期里某一个处所“当家作主”的女性,跟新疆呼图壁康家石门子岩画中的女神形象相对应;岩画所表示的遥远的女神崇敬、图腾寓意和巫术仪式,除了岩刻图像,其余早已沉埋于不可复现的历史岁月之中;它们详细的形态、内容、形式和传布影响毕竟如何?唯有依托岩画图像来赞助我们去追索探寻,等待早日揭开岩画中远古时代女神的神秘面纱。(摄影:吕伊晗)

免责申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本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说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体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障或许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